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香港王中王论坛资料正版挂牌,香港马管家婆免费资料大全
您当前位置:主页 > 一线图库1一线彩图1ccc > 合同诈骗罪的法益及其主观心态认定分析

合同诈骗罪的法益及其主观心态认定分析

时间:2021-09-15 08:04 来源:未知   点击:

  我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规定了合同诈骗罪的构成要件,其中明确非法占有目的是其构成要件之一,合同诈骗的犯罪行为可以发生于合同签订、履行的过程中,但是对于非法占有目的能否形成于合同履行过程中,以及合同履行中不同阶段的非法占有目的如何认定,并无具体的规定。

  因此,在司法实践中,非法占有目的可以形成于何时仍是一个存在争议的问题。有鉴于在不同情况不同阶段下形成的非法占有目的直接影响着合同诈骗罪与诈骗罪、侵占罪或者民事欺诈行为的区分。

  笔者认为,应当以实质解释论为视角,以保护法益为核心要件,对非法占有目的形成时间进行具体分析,从而准确认定是否构成合同诈骗罪,以期对刑法理论与实践有所助益。

  根据我国刑法的规定,制定刑法的目的和任务是保护各种不同的法益,因此,只要行为对法益造成侵害,并且达到了值得科处刑罚的程度,便要受到刑法的否定性评价,从而利用刑罚的制裁措施对行为进行禁止。可以说,犯罪的本质是对刑法所保护的法益的侵害。

  刑法以保护法益为目的,将值得科处刑罚的法益侵害行为类型化为构成要件,刑法分论通过规定具体罪名的构成要件,表述成立犯罪所必须具备的主客观要求,从而对具体的法益进行具体的保护。

  犯罪构成不仅体现了法律的形式理性,在形式化的客观外在性的背后,还蕴含着刑法的实质理性,蕴含着犯罪成立的实质条件,即犯罪成立的不同要件正是从不同角度说明行为对法益的侵犯。

  因此,在对刑法分则条文进行解释时,主要是对罪名的构成要件进行解释,进行解释时应当以法益保护为指导, 准确理解、正确解释构成要件的内容,只要行为、结果等事实处于刑法条文用语可能包含的范围之内,就应当认定符合相应的构成要件。

  所以,对合同诈骗罪非法占有目的形成时间进行认定时,应当遵循实质解释论的基本原则,以法益保护为指导,在明确合同诈骗罪的法益的基础上,进行合理的解释。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迅猛发展,经济活动变得常见和频繁,一些人开始借助合同这一形式,通过隐瞒真相或虚构事实等方法来获取非法利益,不仅给公私财产所有权造成严重损失,更是扰乱了市场活动秩序。为此,在1997年对刑法进行大规模修订时,将合同诈骗罪从普通诈骗罪中分离出来,作为一个独立的罪名予以规定。

  合同诈骗罪进入刑法规范后,标志着我国加强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管理与完善,对作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基础的合同秩序予以高度保护,有利于保障经济活动中各主体的合法利益与财产权利,使经济活动在良性的竞争环境下顺利进行。

  理论界总体上均认为合同诈骗罪的法益有两种,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与经济主体的财产权,但是在具体的表述上略有不同。

  笔者认为,合同诈骗罪是诈骗罪的一种特殊形式,可以认为是利用合同的形式实施诈骗的一种犯罪活动。所以,合同诈骗罪具有诈骗罪的一般性特征,包括法益特征与客观行为的基本特征。

  在法益保护中,一方面,合同诈骗罪与诈骗罪的保护法益具有一定的相同之处,即保护公私财产的所有权;另一方面,上述认为合同诈骗罪的法益包括市场秩序的观点,具有一定的合理性, 揭示了规定合同诈骗罪的终极目的是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创造良好的法治环境,保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良性、有序发展。

  但是,我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是刑法分则第三章所有罪名均要保护的法益,是合同诈骗罪的同类法益。合同诈骗罪作为具体的罪名,理应具有其所要保护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之下的具体法益,从而便于司法实践中运用此罪名解决现实问题。仅界定到同类法益的层面,显然丧失了合同诈骗罪的特殊意义,不能发挥此罪的应有作用,甚至会产生司法实践中适用此罪名的混乱现象。

  因此,不能抽象、概括地将同类法益作为此罪的具体法益。针对于此,我们认为, 合同诈骗罪的法益是以合同为形式的市场交易秩序以及公私财产权利,其中市场交易秩序是主要保护的法益,公私财产权利是次要法益,也可以认为是保护合同秩序所产生的一种客观后果,仅侵犯公私财产权利不能构成合同诈骗罪。

  从刑法解释的角度而言,对犯罪的构成要件不能仅从形式上进行解释,也需要事先厘清某一犯罪所保护的法益是什么,其后以保护法益为核心要件对犯罪的构成要件进行实质解释。

  在合同诈骗罪中,主观构成要件内容之一的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对犯罪是否成立至关重要,而非法占有目的可以形成于何时,则是认定行为人是否具有合同诈骗罪中非法占有目的之关键所在。

  所以,认定合同诈骗罪中的非法占有目的可以形成于何时,应以合同诈骗罪所要保护的法益为基础, 即以市场交易秩序以及公私财产作为解释非法占有目的形成时间的基础,分析从合同签订前至合同履行过程中非法占有目的是否可以形成,并在具有非法占有目的之后考量行为人构成何罪。

  因此,有必要将签订合同至履行合同的过程分为四个阶段,分别分析各阶段中非法占有目的能否形成,以及各阶段中行为人在非法占有目的或者其他目的支配下的客观行为应当如何评价。

  合同是市场经济的基础,市场交易主要依赖于合同而产生、进行,对于行为人在合同签订前便产生非法占有目的,并基于非法占有目的而与合同其他各方签订合同的行为如何规制?笔者认为,应当基于利益受损的程度进行考量,如果利益受损达到应受刑罚处罚的程度,则应由刑法相关规范予以规制,否则应交由其他法律规范此种行为。

  依据我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十四条的规定,基于一方欺诈而订立的合同,只有在损害国家利益的情形下才能认定合同无效,除此之外,基于欺诈而使对方当事人在违背真实意愿情况下订立的合同,属于可撤销或者可变更的合同。这也就说明,基于一方当事人的欺诈行为而订立的合同属于效力待定的状态,并不一定认为此种合同无效,只有在受损害一方当事人请求撤销或变更合同时,民法才会介入双方的合同交易行为,对受损害一方的利益进行保护。

  从刑法的视角看,刑法具有谦抑性,在合同诈骗的情形中,只有民法或者其他法律无法规制,对市场交易秩序和公私财产的危害程度达到应受刑罚处罚的程度时,刑法才能介入其中。具体而言,一方面,合同签订前,行为人即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在此目的主导下实施了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等诈骗行为,骗取对方基于信任而签订合同,并在签订合同之后,继续实施一系列的诈骗行为,直至达到使对方当事人基于错误认识履行合同项下的义务,从而达到自己非法占有他人财产的目的。

  如此,非法占有目的形成于合同签订前。若在签订后行为人依然维持此种主观意图,并实施了不履行合同中相关义务的欺诈行为,达到了法定受处罚的数额,此时便破坏了市场的正常、公平交易秩序,损害了对方当事人的财产利益,具有了法益侵害的严重程度。基于实质解释论的立场,既然行为已经对市场交易秩序以及对方当事人财产等法益产生了相当程度的危害,那么,此时行为人的非法占有目的便属于合同诈骗罪的主观构成要件内容,如果满足其他构成要件的内容,则应当以合同诈骗罪定罪处刑。

  另一方面,如果行为人虽然在合同签订前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并且实施了隐瞒真相、虚构事实等行为,但在合同签订后积极主动地履行了合同中的相关义务,此种情形下行为人的行为并未对市场交易秩序或者对方当事人的财产造成危害。按照实质解释论,此种情形不满足合同诈骗罪的构成要件内容,刑法也就不应将此种对法益无实质危害的行为纳入规制范围,而应由当事人自己依据民法及其他相关法律自行协商或提起民事诉讼。

  合同各方当事人在真实的意思表示之下,依据平等互利、协商一致、等价有偿等原则签订合同,合同即产生约束各方的效力,形成当事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根据合同约定的具体内容,合同各方依约享有权利、履行义务,一旦违约则需要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赔偿对方当事人因己方违约而受到的损失。

  在合同签订前、签订时以及签订后的一段时间内, 当事人各方均希望通过履行合同中的义务从而获取相应的权利或者经济利益,此时,非法占有的目的并未产生。然而,在合同签订后、履行前,行为人基于种种原因不愿意履行合同义务,产生了非法占有合同相对方财产利益的主观意图,希望对方积极履行义务,从而使己方获得非法的经济利益。

  在此过程中,行为人的主观意图由原来的履行合同中义务并享有相应权益转化为非法占有对方当事人财产,如果非法占有的主观意图外化为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等行为,对方当事人也基于行为人会履行合同义务的错误认识而向行为人交付了相关财产,即满足合同诈骗罪的构成要件。尽管此时合同有效成立,但是市场交易秩序是一个期间性的过程,从签订后到完全履行前的一段时间内均属于市场交易的内容,在此过程中,行为人使用骗取对方当事人履行合同义务的行为属于破坏市场交易秩序的行为。

  按照实质解释论的要求,在合同约定权利义务关系的情形下,破坏市场交易秩序、侵害公私财产等法益的行为属于合同诈骗罪的客观构成要件内容,支配行为的非法占有主观目的属于合同诈骗罪的主观内容,根据主观客观相一致原则,应当以合同诈骗罪定罪处罚。

  此种情形是指行为人在签订合同时以及签订合同的前段时间内并无非法占有目的,但是,www.9a9a.cc,在己方部分履行合同中的义务后,产生非法占有目的,凭借已经履行部分义务而诱骗对方当事人全部履行义务,并在对方履行完成后采用各种欺骗方法使己方不履行剩余部分的合同义务。

  市场交易是当事人之间进行物质与利益互换的一个过程,具有时间上的持续性。在签订合同时,通常而言,当事人所要考虑的是己方的给付能否换来等价值的利益,而在合同签订后,只有各方均按约完成自己应履行的义务后,才能使合同约定的利益得以实现。

  如果一方未完全履行义务,而欺骗另一方按约履行,导致受骗一方的财物给付得不到回报,既侵犯了他人的财产利益,又会导致市场交易处于不公平、不稳定的状态,此时,应视行为的危害程度运用相关法律予以规制。

  在这种情况下,非法占有目的形成于行为人部分履行合同义务之后,属于合同履行的过程中,非法占有的对象是己方剩余合同义务所对应的对方当事人履行完成中的部分价值。

  按照实质解释论,行为人在非法占有目的形成后采取诱骗方式使得对方当事人完全履行,或者在对方完全履行后逃匿、隐藏财产等,属于对市场交易稳定、有序状态的破坏,同时也非法获得了对方当事人的部分财产。

  所以,形成于行为人部分履行后的非法占有目的属于合同诈骗罪的主观要件内容,若客观方面也满足合同诈骗罪的相关构成要件内容,则应以合同诈骗罪规制此种行为。

  在此种情形中,行为人接受对方履行合同义务,但因为产生非法占有目的而不履行己方义务,即不付出相应的对价, 在合同交易未完成的情况下而单方面采取隐瞒事实、虚构真相等诈骗行为,使己方合同履行发生中止,达到非法占有对方财产的目的。行为人接受对方履行时所获得的财产,在当时属于合法的占有,待行为人将合同义务履行完成后,财产的所有权将转移至行为人,此种市场交易行为即宣告圆满终结。

  但是,行为人在合法占有对方财产后,未履行己方的义务、付出相应的对价,香港六合兔费资料。当合同期限或者条件满足时,合法占有将转化为非法占有。若在此期间,行为人并未实施任何排除对方相关合同债权的行为,或者使对方合同权利永远无法得以实现的行为,而仅是单纯地不履行己方义务或者客观上无法履行义务,此时,应当认定行为人并未形成合同诈骗罪中的非法占有目的,其主观内容仅是不履行合同义务,客观上的行为虽对市场交易和公私财产产生损害,但是并未达到值得刑法处罚的严重程度。所以,应由受损害一方依据民法通过诉讼或者调解手段要求对方返还财产、支付违约金或者要求对方积极履行合同义务。

  另一种情况是,当行为人客观上具备履行合同义务的能力,但是却在非法占有目的主观支配下,实施了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等诈骗方法,积极主动地通过逃匿、抽逃、转移财产、挥霍以及进行违法活动等行为,企图达到使对方当事人对己方享有的合同债权灭失、无法实现时。

  此种情况下,行为人完全排除了合同对方当事人享有的合同债权,其行为客观上已经严重侵犯了合同的正常履行,造成了合同各方在市场中的交易行为处于难以得到合同条件保障的状态,破坏了市场交易中信用体系的建立与完善,使对方当事人期待基于合同交易而获得的权利无法实现,损害了对方当事人的财产权利。

  因此,基于实质解释论的要求,此种情况中的非法占有目的与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诈骗行为是主观支配客观的结果, 侵犯了合同诈骗罪所保护的法益,而且诈骗行为与最终非法获得财产之间具有因果关系,此时发生了由合法占有向非法获取的转化,满足合同诈骗罪的主客观构成要件内容。

  非法占有目的是一种主观的心理活动,判断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目的也必然从整个案件事实来把握行为人主观的认知过程。解释合同诈骗非法占有目的形成时间,应立足于合同从签订至履行完成的整个过程中,从而与合同诈骗罪的实施过程相对应,对不同阶段的具体情形中行为人的非法占有目的进行分析。

  以实质解释论为基础,在解释非法占有目的形成时间时,应当以法益为指导要件,从而真正理解合同一方基于非法占有目的支配下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以及构成何罪。

图文阅读